口特网 > 社会 > 正文

​天降600亿,砸中王健林

2024-03-31 08:16 来源:口特网 点击:

天降600亿,砸中王健林

去年还在一笔笔 " 割肉 " 卖资产的王健林,今年终于不用再为借钱发愁了。包括中东土豪在内的白衣骑士们携 600 亿元资金给万达带来了及时雨,然而在这个万达起死回生的历史关头,王健林却缺席了。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作者  | 李   逗‍

编辑  |  孙春芳

运营  |  张大星

天降 600 亿,中东土豪来了

去年还在一笔笔 " 割肉 " 卖资产的王健林,今年终于不用再为借钱发愁了。遭遇过一场 380 亿最难债务考验后,万达等来了 " 中东土豪团 " 的 600 亿元资金,金额之巨,震惊整个资本市场。

3 月 30 日,太盟投资集团、中信资本、Ares Management 旗下基金(Ares)、阿布扎比投资局(ADIA)旗下全资子公司 Platinum Peony 和穆巴达拉投资公司(Mubadala Investment Company)于大连正式举行了一项投资协议签约仪式。

根据协议,上述 5 家公司将联合向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 " 新达盟商管 ")投资约人民币 600 亿元,合计持股 60%,大连万达商管持股 40%。这 600 亿的投资额,一举创下了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近 5 年来的单笔最大投资规模纪录,本次投资是落实去年 12 月 12 日投资协议的具体内容。

签约仪式场面隆重,万达、新达盟方都各自派了高管参加。万达方面派出了万达集团总裁齐界、万达商管集团总裁肖广瑞等 6 名代表,太盟投资集团则是合伙人兼太盟中国董事长邱中伟、合伙人兼太盟中国总裁黄德炜。

而更多人关注的关注点,则放在了新披露的股东上:阿布扎比投资局(ADIA)和穆巴达拉投资公司(Mubadala),二者均位列三大全球主权财富基金,来头不小,近几年更是在中国市场频频 " 扫货 "。

去年双 12 那一天,万达与投资者签下新协议称,太盟将联合其他投资者,在原定对赌协议赎回期满时,经大连万达商管赎回后,对子公司珠海万达商管再投资,此举意味着王健林可暂时摆脱万达 380 亿债务兑付压力。大连万达商管是万达集团商业中心的持有主体,而其原有子公司珠海万达商管从事商业中心的运营管理。

但对于太盟牵手的新投资者真实身份,却一直是谜。即使在 2024 年 1 月 16 日,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,成立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高达 162 亿,外界也始终不知这个动作背后的意义。

直到这次的签约消息公布,才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金主面纱。太盟等投资者们手拉两大中东资本,给万达送来了 600 亿天量资金。不过,中东土豪绝非电影桥段中的 " 人傻钱多 "。

那么,中东资本究竟看中了什么?近年来,阿布扎比投资局在中国的投资策略非常多样化,涵盖了不动产、投资基金、一级市场股权投资和二级市场股票等多种渠道。但中东资本的投资风格都很谨慎,不是谁都能拿到他们在一级市场的投资。

对于投资方而言,投资万达的关键,取决于万达自身的债务体量和资产质量。这也是王健林在最早合作之初就在处理的难题。尽管已经和太盟建立了合作,但度过债务危机后,王健林还是少不了 " 卖卖卖 ",截至目前它已经卖了 14 座万达广场。

万达方面介绍道,新达盟商管理有限公司为新设立的控股公司,其子公司为珠海万达商管,是一个商业广场运营管理平台,目前管理 496 个大型商业广场。而自太盟、中信资本、Ares Management 等现有投资人于 2021 年 8 月投资以来,万达连续 3 年超额完成业绩目标,对股东的分红分别为 2021 年 46 亿元、2022 年 67 亿元以及 2023 年 88 亿元。

太盟过往的投资风格却是 buy out(控制权收购),对投资标的会深度介入,改造公司,然后提高估值或成功上市后退出。这也意味着,新达盟的横空出世,或将成为新一个上市平台,不过公告中并未对此有明确说明。

目前来看,中东资金的到来,可以帮助万达解决资金难题,提振资产流动性,推动其短期表现,扮演了一个资金提供方的角色。

但从长远来看,想要实现资产的增值,让公司拥有更多价值, 中东资金仍要仰仗于合作方的运营管理。

而接下来,太盟还需要对新平台的治理结构和运营模式进行调整,以适应市场变化和公司发展需要。而在这方面,拥有商业运营最强管理经营的万达原有团队,还会被重用么?

重磅场合,王健林缺席了

签下 600 亿元巨额投资款的喜庆日子里,不少人还是一眼发现,原本应该站在会议中央的王健林,却没有出席。签约席中央,代之以老王现身的,是齐界、肖广瑞等万达老臣。

王健林上一次公开露面,还是 1 月 24 日万达一年一度的传统活动——万达年会。但为了还债而心力憔悴的老王再也没有了兴头,只是做了一番简短的经营业绩汇报,十分低调。自此之后,老王便也没有过公开露面的痕迹。

去年末,面临一笔高达 380 亿的对赌协议,王健林选择以失去珠海万达商管绝对控制权的代价,换回了和太盟投资的进一步结盟。好处也很明显,太盟那笔高达 380 亿元的对赌 " 退款费用 ",王健林可以暂时不用还。

但解决这一次对赌危机,王健林失去的是核心资产平台珠海万达商管的绝对控制权。为了摆脱对赌回购压力,王健林以股权换资金,将自己在珠海万达商管的持股比例,从 78.83% 大幅下降至 40%。

而面对太盟这位 PE 圈人尽皆知的私募大鳄,王健林的话语权是否会被再次稀释甚者被替代,备受舆论关注。

毕竟,面对一家新入股公司,单伟建曾毫不客气的说道," 我们的控制权就体现在一个方面,那就是随时可以任命或更换 CEO",经营管理风格十分强势。

这在资本市场上早已有许多鲜活的例子。被太盟选中的公司,原有股东往往会失去话语权,而在经过一番改造重组后,单伟建往往会将其溢价出售,由此创造收益。这次轮到万达,王健林会成为异数吗?

「市界」观察到,在最近的一系列股权变动中,万达原本的老将、董监高中,除了担任法人的肖广瑞以及监事马军外,其余人都没有再次出现在新达盟商管上市平台名单中。

而在过去,王健林封赏 " 兄弟们 ",向来不 " 手软 "。丁本锡、吕正韬、曲德君、齐界、张霖、肖广瑞、叶宁、曲晓、赖建燕……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名字,都曾位列万达重组进程中的股东之位。

但在过去多年来,多位跟随王健林的左膀右臂,也都已经相继离开。其中,曲德君、刘海波等因贪腐被抓,丁本锡、陈平、尹海等老臣也早已离职。

据自媒体《包邮区》报道称,张霖已于 3 月 26 日正式提出了辞任。这也让王健林在权力格局转变的关键期,身边又少了一位可信赖的 " 兄弟 "。

站在当下,王健林总归是没有了还债的高压。多次 " 断臂 " 后,70 岁的王健林似乎看开了,他不再像过去一样执着于话语权。

而伴随着 600 亿资金的签约,新达盟也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。等到再次上市时,万达还会是王健林的万达么?